祝勇的《雪》,马上急要~2.第一自然段中作者为什么说“与西画比起来,国画手法最简洁,而意蕴却最丰厚”?3.第四自然段“另外一种形式的行路”指的是什么?4.第五自然段“我钦佩胡应鳞,他分

来源:学生作业帮助网 编辑:作业帮 时间:2020/09/22 16:01:24

祝勇的《雪》,马上急要~
2.第一自然段中作者为什么说“与西画比起来,国画手法最简洁,而意蕴却最丰厚”?
3.第四自然段“另外一种形式的行路”指的是什么?
4.第五自然段“我钦佩胡应鳞,他分明是将柳宗元心底的境界,玩味透彻了”中,“柳宗元心底的境界”指什么?
雪满山野,总令我想起国画里的留白.王摩诘画山而不见云,齐白石画虾而不见水,那留出的空白,便是云,是水.与西画比起来,国画手法最简洁,而意韵却最丰厚.每当雪至,五色杂陈的世界只剩下黑白两色,山川大地便成了落笔简约的国画,环境纯粹了许多,心灵也就跟着纯粹了许多.
所以,雪来的时候,我的心中总是充盈着几许淡淡的欢愉.倘在山中,那感觉就更好.黎明于客舍醒来,心中纳罕天缘何亮得这般早,披衣行至院中,发现大雪早巳没膝.呼啸了一夜的北风不知何时戛然而止,空气清爽如琼浆,天气温静如睡熟的少女,崖上翠柯、溪上板桥、无一不穿上白袍,只有檐上麻雀,傻兮兮地挺立着,黑得可爱.
于是,柳宗元的“千山鸟飞绝,万径人踪灭.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”便禁不住于口中滑脱而出,那种深透的意境遂将自己浑身浸透.这时的内心纯净得就像白纸,随时等待着思想的浓墨,滴染出幽美的图影.
大雪封山,路是走不得了,喝罢老板娘亲熬的热汤,便于窗下慵读一卷《聊斋》这或许是另外一种形式的行路罢.读得倦了,便再去访雪.周遭静无声息,而脚底踏出的咯吱声,好似雪地轻柔的言语,令我感到亲切和愉悦.
我之看雪,是看它的银白空蒙,于无色中想像有色,于无形中揣测有形,于无生命中体味凛然的生命力,任思维的雪橇恰然划向岁月深处,去领略世界的无涯与多姿.有人写道:“能欣赏荒寒幽寂的人,必定具有一种特殊的素质,那是一种顽强的生命活力,那是一种桀骜不驯的人格力量.”古人常从孤寒寂寞之中酝酿出一种生命的诗情.北宋书院中,不乏以空山荒寺,寂寞无人之境为主题的画作.我曾在一家博物馆的《寒江独钓图》前伫立良久:沃雪千里,地老天荒,只有一只孤影,一叶篷舟,境界何其寂寥,然而我看到的不是生命的渺小与哀苦,相反,却是挺拔的灵魂与不屈的意志.一如明人胡应鳞所说:“独钓寒江雪,五字极闹”,这个“闹”字很刁,一下子就点化出了柳公《江雪》一诗中昂扬的活力.所谓的枯寂,不过是一种表象.君不见恍若轻绸的溪泉正在冰雪下面漾动,诱人的芭蕉正在雪天里挺立,而渚上小舟,亦正在无声中悠然地划行.或许,只有雪天的凄冷,方能反衬人心的温热;只有雪野的空旷,方能凸显生命的充实.那片苍茫空阔,并非一无所有,而是如国画中的留白,意味深远.我钦佩胡应鳞,他分明是将柳宗元心底的境界,玩味透彻了.
记忆深处的大雪无边无际,静好如诗.我就站立在雪地里,默默地伫望着.我在一片寂寞中感受生命的怡静与温馨,逝去的梦境再度重现,凋谢的热情开始复苏,而那一瓣六角雪花,自天空落下来,咝的一声,就在我滚热的心窝里融化了.

2国画落笔简约,留有空白,给人以想象的空间
3“另外一咱形式的行路”是指于窗下慵读一卷《聊斋》.读书的过程就是一种心灵的旅程,所以说读书是“另外一种形式的行路”.
4孤寒寂寥中有生命挺拔的灵魂与不屈的意志.